念柳红


昔日挥泪别西安,今时含笑登鼓山;
远眺榕城繁华处,灯火夕阳映西湖;
适逢冬逝春伊始,缘逢佳人知何时?
天若有情天亦老,苍天笑我轻狂少;
吾幸缘来遇伊人,但求梦境皆亦真;
问君何故将诗颂,心烦意乱念柳红。

法语版(我让别人翻译的):

Jadis,je parties Xi’an en pleurer, et maintenant escalade la montagne de Gushan en rire;

Regardez les rues animées de Rongcheng au loin, les lampes et le soleil couchant éclairent le Xihu;

Au moment de l’hiver partit et le printemps commença, quand je peux rencontre ma maîtresse?

Si le Dieu a ...


10年前3月26日 阅读:50 评论:0

福州印象


肩负了一只白背包 踏着快捷的脚步
不知道什么是天涯 不知道什么叫离愁
遥远的路途无穷尽 披星戴月向前程
唱起了旧时的山歌 想起了故乡的家园
——陈明韶《浮云游子》

MP3里载满了热爱的旅行音乐,背囊里装满了漫无目的的期待,向着南方,我出发了。

原本是要回老家的,但修路不好走,于是南方伸出了召唤之手。原本只是想游一下福建,但鬼知道旅途中会发生什么。于是,九月二十九日到十月七日,由福建—厦门—南昌—长沙—岳阳—武汉。现在想来,这条路径完全是出自于纯朴的地理情节,不到十岁已经熟稔的这些地方,怎么能容忍只存在于想象之中。

每到深秋,我出行的欲望便不可遏制,去年的深秋是广东,四年前的深秋,亦是一个人背着包,由江苏—上海—浙江—安徽。现在看来,与这次旅行真有异曲同工之妙,同样是四个省,同样是由海边向内陆。好啦,东南与中南都已留下足迹,下一步该向西南与西北进发了!

大概是生长在干涸的黄土高坡吧,“南方”两个字对我而言,...


12年前9月1日 阅读:41 评论:0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