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朝史记——毛太祖武皇帝本纪


太祖至圣革命真龙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武皇帝,讳泽东字润之姓毛氏,湖南湘潭人也。其寿诞之日为暴清光绪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。若以西历西时记,此日为西戎之圣诞日也。

太祖少有大志。未冠之时即作咏蛙诗,以述其志。及少壮,游学长沙,师从杨昌济。后入京,供职于京师太学藏书阁,问学于鸿儒陈仲甫、胡适之、李守常等。适之昔日留学于美夷,恃才傲物,因太祖未忝科名,甚轻之。适之门生傅斯年、罗家纶之辈亦甚轻太祖。后太祖一统天下,欲灭群儒,盖因此三人故耳。

太祖受仲甫命,返湘结党。得仲甫提携,以拜见于前民朝太祖,官侍读学士。民朝太祖崩。时,民朝思宗武厉皇帝为大司马大将军,阴结其党,欲灭太祖党人。太祖谏以兵击之,仲甫不许,武厉帝得以蓄积羽翼。民朝十六年,武厉帝于凇沪,太师汪公于江夏,大杀太祖党人。八月太祖与诸党人会于汉口议事,太祖曰:帝业皆从兵刃出!众皆异之。后受命返湘,策反南军卢德铭部,九月九日兴兵起事,围长沙,不克,败走江西。军次三湾,太祖重编余部,至队官皆有太祖之党人监军。太祖据井岗,与朱武胜公所部合兵,屡败官军,威名远扬,号曰朱毛军。武厉帝怒,令江西总督鲁涤平统兵十万进剿,太祖诱敌深入,引兵击之,涤平败,太祖擒官军先锋总兵张辉瓒。武厉帝闻信,令兵部尚书何应钦统兵二十万进剿,太祖大败之。武厉帝益恐,统兵三十万再战,又败于太祖。

一载余,武厉帝又率五十万劲旅进剿。时,太祖因党争,被削兵权,虚职赋闲。官军犯境,红朝震恐,朱武胜公与周文正公掌兵权,问计于太祖,太祖授奇计再破官军。武厉帝败,再整旗鼓,以西戎番将参赞军机,以百万之众犯境。时,自俄狄归国之儒生博古辈摄政,番将李德与周文正公参赞军机。古,一儒生耳,挟俄狄酋长斯大林之威,夺太祖兵权,唯俄狄之命是从,事无巨细,皆听命于德。李德辈纸上谈兵,屡战屡败。引兵西走,兵渡湘水,不足三万,众将皆恶德。兵至遵义,诸将议政,太祖之威众人咸服,周文正公、朱武胜公皆附之,夺古、德之兵权,太祖得以再统雄兵。太祖帅余部,转战滇、黔、川诸省。过雪山,与张国焘部合兵。国焘忌太祖之官居其右,欲害太祖。大将军叶剑英闻信,间道驰告于太祖,得脱之。

国焘部将陈昌浩欲引兵击太祖,大将军徐向前拍案而起,国焘、昌浩乃罢。民朝二十四年入陕,据陕北以抗官军。官军进剿屡败于太祖。太祖令向前率所部西征,败于陇西回军,丧师数万,向前等仅以身脱。丙子双十二,太祖策反辽东总督张学良、陕西都指挥使杨虎城,兵谏武厉帝,囚之。太祖使周文正公谒武厉帝,晓以大义,乃罢兵。

民朝二十六年夏,倭寇兵临幽州寻衅,幽州节度使宋哲元与寇战,不克,节度副使佟麟阁、总兵赵登禹殉国,哲元败走保定,倭寇陷幽燕。太祖令周文正公再谒武厉帝,许以招安。北军三万余,朱武胜公、彭德怀为帅,辖三镇兵马,林彪、贺龙、刘伯诚为总兵。南军两万余,叶剑英、项少英为帅,陈毅等为统制。两军均受太祖节制。合官军与寇血战八年,民朝三十四年倭寇败降,太祖与周文正公赴陪都重庆谒武厉帝,共商国事。民朝三十六年,烽火再起,官军伐太祖。太祖令大将军林彪、罗荣桓取辽东,世祖与大将军刘伯诚取中原,大将军陈毅、粟裕取江淮,大将军彭德怀取陇西,大将军聂荣臻取幽云,太祖与周文正公自帅御林军转战关中。诸军屡败官军。民朝三十七年彪、荣桓部与官军战于辽东,大破之,尽占辽东地。世祖、伯诚部与毅、裕部合兵大破官军于徐蚌,陈兵大江,民朝京师震恐。彪、荣桓部入关与荣臻部合兵,围幽州,幽州节度使傅作义降。德怀部横扫陇西,兵临西域。太祖移驾幽州,以之为都,改称北京,北方遂定。

民朝乞和,太祖不许,令世祖与伯诚、毅、裕诸将合百万之众,渡大江,取金陵。以毅、裕部取江淮,彪、荣桓部取河洛,世祖与伯诚部取西南。诸军势如破竹,官军尽溃不成军。太祖以世祖为西南总督,坐镇成都,以图吐蕃。

武厉帝败走东海夷洲,据澎湖以抗王化。民朝三十八年,太祖武太祖开国元年,太祖登天安门,诏告天下曰:华夏诸民今日立之矣!太祖定鼎,君临八方。初,倭寇败降,东夷美利坚助武厉帝军资,以抗王军,太祖怒,斥之曰:美帝国主义皆为纸大虫也。开国元年作《别了,司徒雷登》以示美夷,夷使司徒雷登惭去。
开国二年,高丽内乱,南高丽乞师西戎,美夷纠合西戎十五部进兵北高丽,势如破竹,北高丽溃不成军。贼帅麦克阿瑟狂言饮马鸭绿江。北高丽国王金日成乞师天朝,太祖令平西王彭德怀为东征元帅,皇太子岸英监军。统兵二十五万,以大将军邓华为先行,辽东王高岗为合后,东征高丽。彭公部与美夷战,大破之。开国三年,皇太子薨于阵前,太祖大怒,令彭公进兵。美夷乞和,太祖不许,彭公再战,五战五捷,阵斩贼帅沃克,天下皆慑于太祖之威。开国五年,彭公平美夷于高丽,班师还朝。

开国初年,太祖与周文正公巡狩俄狄罗刹国,与狄酋长斯大林盟,约为兄弟之邦。国经战乱,百废待兴,太祖以刘殇公为储君监国,周文正公为内阁首辅。免天下钱粮。世祖平定西南,传檄吐蕃,吐蕃降。征西大将军王震,进兵西域,民朝西域都护陶峙岳降。太祖令官军平寇,民朝余孽星散。行三反五反,斩天津知府刘青山、河北承宣布政使张子善等以清吏治,天下安定。

开国九年,行反右。太祖定奇计曰:引蛇出洞。初,令天下无论军民妇孺皆可谏国是,言政弊。后将直言者尽数收监,交有司论罪。天下儒生遂不敢以古讽今,枉谈国事。开国十年,行大跃进。民不聊生,饿殍千里,三年饥毙两千余万口。俄狄发难,太祖令翰林作文与俄狄论战。后会百官于庐山,平西王兵部尚书彭德怀谏万言书,太祖怒,黜彭公,以林庄幽公代之。野有功高震主,鸟尽弓藏之议。吐蕃达赖阴兵起事,太祖令兵平之,达赖间道天竺,吐蕃遂定。天竺、俄狄入寇,太祖大破之,天下无不慑于太祖之天威。开国十二年,天下饥荒。太祖与群臣皆不食肉,以示与民共苦。会百官于京师,曰七千人大会,太祖下罪己诏。刘殇公曰:三分天灾,七分人祸。太祖甚不悦,始有废储之意。开国十七年,江后令文华殿大学士姚文元作《评海瑞罢官》,太祖曰:阶级斗争一抓就灵!开国十八年,天下大乱。太祖于五月十六日下诏,改元文革。文革始起。林庄幽公赞太祖曰:大海航行靠舵手,太祖一句顶万句。令天下无论妇孺老幼皆习太祖之语录,舞忠字舞。每日晨起为太祖作三忠于、四无限。各家均供奉太祖之像,各地皆为太祖立生祠。有卑鄙之人作歌曰:爹亲娘亲不如太祖亲。太祖大喜,遂立林庄幽公为储君监国,出入免跪拜。百万红卫于天安门拜谒太祖,自林庄幽公、周文正公等皆顿首叩拜,山呼万岁。

太祖下挟书律,妖言令,罢科举,焚诸子之书,禁百家之言,独尊共产之术,以愚黔首。臣民偶语诗词,以古讽今者,或弃市,或收监,或黥为城旦。太祖名为文革,实存杀功臣之意。开国初,太祖以高岗为辽东王,饶漱石为淮南王,刘伯承为蜀王,林彪为楚王,彭德怀为平西王,诸王势力,人莫能及。

太祖行削藩策,废高饶二公,以林庄幽公、彭公、刘公等主军机。因功臣俱在,太祖甚忌之,故先废高饶二公,再废彭公,又以文革为名,阴使江后与林庄幽公结党戮功臣,刘殇公请乞骸骨,太祖不许,后杀刘殇公于汴京,密不发丧。

十年大乱,计杀功臣名将贺龙、彭公等无算。京师大兴县灭四类分子,满门抄斩数十户。广西民杀逆党,人将相食。红色恐怖,人皆股栗。走五七道路,行上山下乡,使万民妻离子散,荒废学业,此皆太祖之大罪也。文革六年,再会百官于庐山,林庄幽公令武英殿大学士陈伯达谏,欲加太祖尊号,太祖不许。因太祖始有废储之意,林庄幽公不得已谋叛,欲弑太祖。太祖令周文正公平叛,林庄幽公北逃,与王妃叶群、世子立果均身死漠北。太祖诏松江知府王洪文入京,授王爵。欲立为储君,因周文正公、朱武胜公等勋臣力谏乃罢。后洪文与江后、左都御史张春桥、文华殿大学士姚文元等结党,或受太祖命,或矫诏陷害忠良。朝野共恶此四人,谓之四人帮也。

文革十一年,内阁首辅周文正公薨,天下悲泣,京师万民送葬,十里长街,哭不绝声。是年四月,京师百姓进言,请加周文正公尊号,配享太庙。江后不许,引发清明京师民变。江后与皇侄远新进谗言,太祖以为世祖所谋,黜世祖。七月,太师朱武胜公薨。未几,地大震于唐山,丧丁二十余万口。

自林庄幽公之乱后,太祖龙体日衰。文革十一年,天降星雨于吉林,地大震于唐山,民以为上将归天,人心惶惶。太祖废世祖职,以右都御史华国锋为储君监国,遗诏曰:汝办事,吾放心。以太傅兵部尚书叶剑英为首辅,仿刘蜀主托孤之意,委政于叶公。

九月九日太祖崩于寝宫,寿八十有三。天下色变,亿万臣民俱悲,如丧考妣。国锋即位,是为哀帝。新君葬太祖 于天安门前,谥曰:至圣革命真龙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武皇帝。太祖文韬武略,历代帝王所不及也。太祖文传于《太祖选集》及《太祖语录》中,诗存于《太祖诗词选》,皆官修定稿。太祖后三人,杨后开慧,为太祖结发妻,因太祖起事,亡于民朝。贺后子珍,因大不敬罪,废为庶民。李后云鹤又号江青,因阴结其党,欲废新君国锋,效武后事,为叶公所废,后自缢于室。

皇太子岸英,太子岸青、岸龙皆为杨后所生,公主李敏为贺后所生,公主李讷为李后所生。岸英阵亡,岸龙早夭。起事之时,又有子女数人,失于乱中,不知所踪。岸青、讷、敏均为闲官。皇孙新宇,举进士,入翰林,供职于太学。


6年前7月9日 阅读:176 评论:0

青锋幽灵

゛. - 看過世间最冷漠滴眼神,  爱過⒈生最无缘滴人﹎ 岳麓区中南大学西大门,后湖安置小区17栋(902路公交和立珊专线的终点站,与阳光100小区比邻)

评论 More..

该页面还没有任何评论,赶快占个沙发吧!

登录 注册

您没有登录,如果还不是会员请先注册

文明上网,理性发帖!


顶部